Miyajima, Famous big Shinto torii standing in the ocean in Hiroshima, Japan

2019瀨戶內國際藝術祭 跟著文青跳島去

九年前,從草間彌生創作的紅南瓜開始,
讓荒涼的瀨戶內海域,寫下日本地方創生奇蹟,
三年一度的國際藝術祭,也成為文青的朝聖地,
今年又將登場,會帶給旅人什麼驚喜?

在榮光與凋零間優雅迴旋

三年一度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又來了。對向來喜愛赴日本觀光的台灣客來說,又多了一個必遊勝地。

九年前,從草間彌生的紅南瓜端坐在港口海岸邊開始,四國的香川縣就從一個曾遭工業汙染、人口外移嚴重的頹廢之縣,搖身成為藝術地景著稱的美麗之縣。隨之而來的觀光人潮,振興了香川,也讓這裡成為日本地方創生成功的典範。

走吧,啟程,來去探訪坐落在海天之間,由國際藝術家們所創造,感動著我們視覺與心靈的美好作品。

瀨戶內海位於日本四國、本州和九州之間,總面積超過兩萬平方公里,約三千個大小島嶼遍布其中,與沿岸地區合稱為「瀨戶內」。

自古以來,這個無風無浪的海域,即扮演著內陸航運的重要命脈,船隻來往頻繁,自然也引來了海賊肆虐,直到德川家康一統天下發布禁令後,才使得瀨戶內海重回平靜。

其後,德川幕府陸續將醬油製造等加工產業移到瀨戶內海區域,明治維新後,小豆島出產的橄欖油及其副產品,也成為島內的重要經濟來源。

儘管如此,離島的開發速度,依然趕不上內陸城巿的人口磁吸。這些遠離內陸的地方,逐漸被主政者視為化外之地,作為流放麻瘋病人、設立高汙染重工廠,甚至大量堆積工業廢棄物的地方,寫下了瀨戶內海的悲歌。

巧虎之父   讓海域活起來

 

二○○四年,香川縣府的年輕官員提出「以藝術祭帶動地方振興」草案,後來得到岡山縣出身的「巧虎之父」、現任公益財團法人福武財團理事長福武總一郎的大力支持,出錢出力,用藝術開啟瀨戶內海全新篇章。

 

一○年,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」以「海的復權」為主題展開,每三年舉辦一次,邀請全球藝術家參與,打造瀨戶內成為世界知名的地景藝術重鎮,結合自然、環境、藝術,帶動地方創生機會。以目前已公開的規畫看來,今年特別強調瀨戶內資源與各國交流,與以往著重靜態藝術創作相較,本屆增加不少音樂、舞蹈、戲劇等動態表演,詳細表演時間及地點,將於官網陸續公布。

其他新增項目,除了以島嶼傳統飲食及農漁物產的「島之『食』╳藝術家」企畫之外,主辦單位也向全球發出召集令,募集「瀨戶內少女歌劇團」成員,預計在秋季會期中亮相,希望吸引更多年輕族群參與。

有趣的是,今年有不少新興錯覺藝術作品參展,包括法國視覺大師Georges Rousse,將以其著名的異質元素突破空間限制,打造出欺騙眼球的創作「GEORGES gallery」;阿根廷藝術家Leandro Erlich的「Little Shops on the Island “Laundry”」則改裝自助洗衣機,藉由刻意參差不齊的旋轉週期及影像殘留,一步步催眠觀眾。

 

以台灣純人聲表現團體為主力的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,今年也將成為藝術祭的節中節,來自亞洲各地的人聲音樂團體,將在各個作品周邊表演。連續參展的台灣藝術家林舜龍和王文志,也將分別藉由大型作品「波」和「小豆島之戀」,傳遞自然環境與人群間和諧共生的終極願景。

▲ 德國藝術家Tobias Rehberger創作的IL VENTO咖啡廳,用線條、圓點和色彩交織成奇幻空間。

▲ 小豆島是瀨戶內海中面積僅次於淡路島的第二大島,共有六個港口與各島及內陸間往來。

 

大師加持的南瓜   直島專屬

瀨戶內海各個島嶼都有著極為獨特的個性,初次造訪可安排直島、小豆島、豐島三大主要島嶼行程,除了特設及常設作品較多外,交通接駁也較為便利。

擁有草間彌生及安藤忠雄兩位殿堂級大師加持的直島,不僅有顆紅南瓜在港口豔麗迎賓,黃南瓜所在地附近的「倍樂生之家Benesse House」,更是集博物館、地景藝術及住宿於一身,也有著「人生終極之旅必留宿之處」的美譽。

春秋時節的黃昏時分走在海邊,眼睛看的是一望無際的波光瀲灩,耳朵聽的是瀨戶內海緩慢的波濤聲,心中的塵埃也隨之遠離。

▲ 沒看過草間彌生創作的黃南瓜,別說你來過直島。

 

直島錢湯「I湯」由當代藝術家大竹伸朗創作,日文中的湯=ゆ=YOU,「I湯」也等於I LOVE YOU。建築物外觀使用許多異國花紋磁磚拼貼,是一座實際營運中的澡堂,只要六五○日圓,人人都可以一窺內部既華麗又浮誇的感官衝擊。

 

踏入這個成人愛意爆棚的美術設施,保證你沒空看別人的裸體,也不用擔心別人有空看你的裸體。

百分百地中海風情的小豆島遍植橄欖樹,著名地標「橄欖公園」的白色風車,是真人版電影《魔女宅急便》的拍攝地,許多人都會借把魔法掃帚,模仿劇中小魔女琪琪向空中飛躍的場景。

公園中附設咖啡廳「OLIVAZ」,使用自產橄欖油現烤沙拉PIZZA口感溫潤,在充滿陽光的空間中用餐,愉快到令人想跳舞。

▲ 隨著大自然的千變萬化,豐島美術館天天換上不同展覽品,值得親身造訪,細細體會。

▲ 「無人勝出」籃板以豐島為輪廓,愛怎麼投就怎麼投,是很容易親近的藝術創作。

▲ 旅人和居民可以在直島錢湯共泡一湯,輕鬆享受旅行中難得的異色感。(Benesse Art Site Naoshima 提供)

▲ 儘管「二十四の瞳映畫村」昭和感十足,卻是現代日本女子旅行的打卡熱點。

 

小豆島熱點   重溫昭和名劇

小豆島東南端的「二十四の瞳映畫村」,是日本人很喜歡造訪的地方。《二十四の瞳》是日本戰後文學名作之一,故事圍繞著來到偏鄉的大石老師和十二個學生之間的悲歡喜樂,是一齣正向能量滿滿的昭和名劇。

保存完好的映畫村,吸引許多高中女生三五成群,坐在海景教室中重溫學生生活。如果不趕時間,還可以到島上唯一的電影院觀賞《二十四の瞳》原始版本,現場不賣票、不劃位,純回味。

 

和宇宙對話 就要來豐島

另一個必到之地,就是充滿哲學靈思的豐島,有著許多小小的、令人玩味再三的作品。「無人勝出」是一個蓋在小學操場中,有著六個球框的籃板,誰拿了球都能投籃,沒人是贏家,也沒人是輸家。

穿過崎嶇起伏的竹林石階,路的盡頭,有個仙氣十足的巨大玻璃發光體「Ton Na H-iu」矗立於碧綠池中。

由成長於日本地產及藝術世家——森家族(Mori)的森萬里子,揉合東西方思想及科技,與東京大學宇宙線研究所旗下的神岡宇宙素粒子研究施設協力設置。只要有超新星爆發時就會發光,將遙遠光年間的星球消逝和人間生死做超連結呼應。不管天氣多好,現場就是氤氳繚繞,哪怕是精靈或宇宙人在你身邊出現,也不突兀。

如果停留時間有限,「豐島美術館」是必到之處。美術館由建築師西澤立衛和藝術家內藤禮合作而成,名為「母型」的巨大空間使用灌漿倒模手法,待主體凝固成型後,再鑿空內部。

偌大的橢圓無柱建築物從空中看起來,就像一顆掉在地面上的水珠。在入口處換鞋後走進建築物才發現,除了地上大大小小的積水之外,就只有屋頂開了兩個大洞,什麼展覽品都沒有。

或許是年齡漸長,也或許是改變了走馬看花的過客心態,在年初四度造訪豐島美術館時,才真正體會到鑽進毛細孔的感動。

這回遇上的是一個有點風、雨要下不下的曖昧天氣,正打算暗自咒罵時,目光反被天窗上一條若有似無的白色細線給勾引了去,看著絲線輕輕巧巧地隨風擺動,連雨絲都鮮明了起來,落在臉上的細細雨珠,滿載著藍藍的海水味,令人清醒。

雖然抬頭看天窗的景色迷人,也別忘了注意腳下的小劇場正在上演。地板上開了許多機關小洞,有些水珠從洞中冒出來、有些雨水從空中飄落;有些水珠消失飛快,有些停在原地不動。不管來自何方,多會隨著看似平整,其實有著細微角度的地面流向各方。有些水珠踽踽獨行,有些水珠一路呼朋引伴,匯聚成為更大的水流。這些看似恣意的流動,不也就是人生的寫照?

踩到水,襪子溼了事小,破壞了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的氣氛,那才遺憾。館內禁止拍照,所有入館者都得把身上的包包、相機、鞋子全部繳械後才能進場。

想要留下紀錄,不妨多走幾步到旁邊的咖啡廳,雖然氣氛截然不同,但同樣有個迷你天窗的圓屋頂,喝杯咖啡、吃個鬆餅,望著天空發呆也不錯,可以拍照。

此外,仍有精煉所遺跡的犬島、傳說中桃太郎要去打鬼的鬼島——即現今的女木島、萬株水仙花盛開的男木島等小島,也各有風情。

 

瀨戶內海藝術朝聖  這樣玩

「2019瀨戶內國際藝術祭」分為春、夏、秋三期,展場包括瀨戶內海區域內的直島、豐島、女木島、男木島、小豆島、大島、犬島、沙彌島(春季限定)、本島(秋季限定)、高見島(秋季限定)、粟島(秋季限定)、伊吹島(秋季限定)、高松港與宇野港周邊,以及廣域地區。

售票時間

春|2019年4月26日-5月26日

夏|2019年5月27日-8月25日

秋|2019年8月26日-11月4日

本屆藝術祭提供兩種聯票,分為三個會期皆可使用的「三季聯票」,以及春、夏、秋各單一會期使用的「展期限定聯票」。可至藝術祭官網繁體中文頁面購買,行前請詳閱使用說明。

雖說藝術祭三年舉辦一次,但有許多如紅、南瓜等大型創作已常態性存在,即使趕不上展期的熱鬧也沒關係,離峰遊玩也會有不同的快樂,至少可省去不少排隊時間。

2019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官網:https://setouchi-artfest.jp/tw/

三季聯票:https://setouchi-artfest.jp/tw/visit/passport/

 

 

本文由今周刊授權發佈。

圖片來源:莫天倫攝影